查看: 39|回复: 0
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1 13:4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清 八大山人 溪山无尽图 日本东京中央2016春拍 估价60万日元。
作品鉴赏
八大山人的山水画上溯宋、元、明三代,尤其受米芾、倪瓒、董其昌三家影响最深。在山体以及烟云的处理上,八大取法北宋米芾,他画的远山很明显有米家山水的痕迹,追求厚重与体积感,如上海博物馆藏的《山水册》。在山石的皴擦上,他则师法元倪云林之渴笔,干笔涂抹,以求苍茫之韵。在树的画法上八大沿袭明董其昌的浓墨重点法,以求画面干湿平衡。应该说八大是非常善于取舍的,融汇三家之长而成自家之貌。此外,八大山人对元、明诸家也有涉猎。

八大山人晚年对渴笔的运用有自己独特的领悟,别开生面。他的渴笔虽效法倪云林,但比之倪云林又有了更深的发展,即苍中带润,燥中有湿,从而产生了一种苍辣高古、空明朗润的新境界,这完全得力于他对笔墨的高超驾驭。在树的画法上,八大初习明董其昌的浓墨重点法,以求秀润雅逸。晚年画树创自家之法,追求狂野、粗怪之趣,独具一格。

他的山水画在构图上也有自己鲜明的特色,即以中景、近景居多,而少画全景、远景,这与元明以来诸家的山水画迥异。他画山构图每采“截取式”,如潘天寿所言“一鸟一花山一角”。八大的山水有很强的情绪表现,树画得异常扭曲张扬,仿佛舞动起来,让我们明显感受到他内心的躁动不安与积郁悲愤。山石和树多画得东倒西斜,使人隐约体味到其江山不再、国破家亡之痛。

朱耷(1626—1705),明朝宗室、明太祖第十七子宁献王朱权的后裔,谱名朱统(林金),别号雪个、个山、八大民人等。江西南昌人,为清初写意派山水花鸟画大师。明亡时他已十九岁,故对家道变幻、个人功名难求这一现实在有切肤之痛。一度剃发为僧,好酒,佯狂,研习书画,过着耕田凿井的凄凉生活。也曾一度被劝诱,企图出仕,但总觉屈辱,终生不仕清朝。他留存下来为数不少的水墨写意画,笔情纵恣,不拘成法,意境荒凉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有些作品只画一鸟一意。显然,那些怪异的形象寄寓着个人坚毅的个性,尤其画鱼鸟的眼睛,“白眼向人”,情态冷漠。加上落款“八大山人”,“八大”二字联写成似“哭”非“哭”、似“笑”非“笑”的字形,披露他对世事无可奈何、哭笑不得的心情。八大山人的艺术就现代画史意义来说一种“表现主义”,他写物以附意,扬言以切事,所有花木鱼鸟无不染有个人际遇色彩,这就把传统的文人画意境推向极致。郑板桥赞扬他的画是“横涂竖抹千千万,墨点无多泪点多”。
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清 八大山人 溪山无尽图 局部
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清 八大山人 溪山无尽图 局部
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清 八大山人 溪山无尽图 局部

清八大山人《溪山无尽图》
清 八大山人 溪山无尽图 局部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